• 泰国之行

    2012-06-24  Comments 

     

    对六月的泰国之行做一个小小的总结,独照之曼谷系列、清迈系列已发。
    拍摄道具:HTC ONE X手机。
    当你走的越远,你将看到更多。
    生命从此变得不再一样。
    详情请移步http://concho.lofter.com

  • so young ,so nice-新刊编后记

    2012-05-01  Comments 

     

     

    你也许都已经忘记了,上一期moy magazine的出刊是在2011年的1030日。在这个商业消费文化氛围浓厚的时代里,各种可以称得上是“梦想”的事物无时无刻不在经受考验和折腾。尤其对于从事创作的人来说,商业环境如影随形地影响着他们。环顾四周,总有种种现实的困惑。年轻的创作者们,几乎每天都在理想与现实之间经历内心的激战。

    先有物质基础还是先有精神追求,这已然有了普遍的共识和通用的解决之道。我们从来不避谈物质基础对于正常生活的重要性,但我们也需要正视在追逐物质满足的过程中,“梦想者”们时刻面临的自我化、平庸化、模式化的危险。

    他们想要以自我为中心去构建生活,去不得不满足社会家庭大众等各方需求。很多人在这样的过程中,选择了放弃。

    记得有一期杂志里面访谈民谣歌手张小饼,谈及当年和他一起为梦想闯荡江湖的许多人都慢慢退出的时候,他说:他们都去生活了。是的。如同歌里唱的:生活的压力与生命的尊严哪一个重要?这个问题似乎很容易就能够给出答案。

     

    moy magazine创刊至今已经快有7个年头了。出刊频次与质量受到人员、时间、精力、创意等等各方面的因素影响。

    2010年的时候,我自己面临着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的一段时间。那是从业后最忙碌最不堪回忆的一段时光。连续14个月的时间没有休息,经常性地通宵加班,高强度的脑力消耗以及严重的工作压力,几乎让我感觉无法继续。现在已经无法描述清楚,当时是凭借着怎样的勇气与毅力坚持到项目结束。但确实没有办法保证正常的杂志出刊,在过去的两年里,杂志总共才出了四期,计划中的别册更是不断跳票。因为moy magazine的公益性和草根性,杂志并没有建立起完善有效的专业团队。我们曾经推行过很多种工作体制,约束过团队成员的参与时间,试图建立较为科学完备的编辑制度,但对于一本以“兴趣爱好”作为维系、无名无利的杂志而言,很显然,让成员们主动参与的驱动力未免太弱了。

    当主创人员没有更多精力来参与的时候,杂志的编辑工作陷入停顿。

      

    我们是很希望每一期的杂志中都能有巧思和创意,但很显然,这对于一个民间的草台班子而言太难了。杂志的质量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创作者,如果没有足够专业的作者支持,最终的成品很难令自己满意。没有经历过专业培训的编辑团队在采集内容的时候,更多是凭借自己的阅历和经验在做判断,很多时候,如果在选题会上没有沟通清楚的话,编辑们带回来的大多数稿子都是无法采用的。我并没有期望过每一篇稿子都能够做到尽善尽美,我只是希望呈现在读者面前的那一期已经是我们能够在那个阶段能够呈现出的最好的模样。

     

    新刊已经完结。下一期的筹备也已经展开。对于久未出刊的moy magazine而言,这不仅仅是一次新刊的发布,更是一段旅程中的再次出发。火种再次燃烧起来,我们抱着积极进取的心态,努力做好每期杂志。为了兴趣,为了生活,为了梦想。寄望能够通过创作与沟通来改善生活,改善世界。

     

    好在,我自己对于做好杂志这件事情有着始终的热情和投入。团队中人来人往,聚散离合,但总还是有那么一些人愿意为理想的事情做点什么。理想是第一步,只有不断地投入不断地参与才能做得更好。 

     

    许久没有做杂志,新的一期出刊的时候尤其忐忑。其实,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每一期都不完美,各个都有缺憾,但我们始终在坚持,始终在努力。我们希望能够在杂志中找到我们所关注的和我们所热爱的,通过这样的方式传递正面积极的生活态度,发掘市井生活中的美好,关心社会及生活在其中的人们。这是一种跨度长久、韧性十足的传达。

     

    "so young ,so nice ",对于我们而言,

    不仅仅是一句口号,更是一种坚持。

  • 关于乡愁的二三事

    2012-01-17  Comments 

    我而言,乡愁这种情绪是存在的。漂泊成都已逾十年,故乡的模样在我的生命中变成了记忆、故事以及传说。每一年,当我飞越高山、穿过戈壁,回到苍凉的北方之时,多少有些近乡情怯的感觉。透过飞机的舷窗,我凝视着地面的场景,一如凝望自己生命的孤寂。故乡犹如茫茫大海的那面白帆,引领我回归原点。


    古人都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那高耸出云的山峰,见证了古往今来多少人走过的那些未曾预期的旅程。


    戈壁滩是荒凉的,但在你所不能接触的地表,
    却又有着出人意料的生机。
    我将那些大漠里的情怀称作纵横,
    将大漠里的故事称作浪漫。


    每一座城市应该都是有一条属于自己的母亲河的。
    大漠里的河水似乎柔若细丝,似乎薄如蝉翼
    却带着雪山之巅的才思和气质
    滋润着我们的心灵和家园。

    有人像家雀,不愿意挪窝;
    有人像候鸟,一辈子在路上。
    想起汉朝人的诗: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
    不由感慨,年月愈长,对于故乡便变成了游子
    对于岁月也变成了游子。

  • moy magazine Vol.21 临产在即

    2011-10-17  Comments 

     

     

    久违了,各位,moy magazine Vol.21期难产半年,终于临产在即。
    10月30日,暌违很久之后的新刊与你相约。

  • 陌生的诗意

    2011-09-04  Comments 


    “如果生活的要义在于追求幸福,那么,除却旅行,很少有别的行为能呈现这一追求过程中的热情与矛盾”。阿兰·德波顿在《旅行的艺术》中热情地唱诵着有关旅行的赞歌。正如他说的那样,未知的旅途中总是不断挑逗着你的神经,让你于庸常生活中有机会暂时逃脱身份,获得内心宁静。

    “旅行能摧人思索。很少地方比在行进中的飞机、轮船和火车上更容易让人倾听到内心的声音。我们眼前的景观同我们脑子里可能产生的想法之间存在着某种奇妙的关联:宏阔的思考常常需要有壮阔的景观,而新的观点往往也产生于陌生的所在。在流动景观的刺激下,那些原本容易停顿的内心求索可以不断深进。 ”
      
    近些年,由于旅行的时间越来越少。高昂的时间成本让我们无法选择火车那样晃晃悠悠的出行方式。飞机成为抵达目的地的首选。乘坐飞机,短短几个小时,身体已经在千里之外。日新月异的技术让人们更加容易从此地到彼处,但是这并没有让人们出行的过程变得更简单。层出不穷的安全事故,无从预知的危险隐患,这一切都使我们的每一次旅程变得不易。

    于是,在出发与到达的过程中,我们也便有了足够的时间去打望途中的风景。在机场,那些屏幕上不断闪烁的光标、迫不及待的电视广告;人潮汹涌的大厅、熙熙攘攘的快餐店;陌生机械的机场广播、表情严肃的警察,高谈阔论或者昏昏欲睡的旅人,似乎都在昭示,这是有别于日常生活的另一场景。我们在此,全然陌生。

    凝视着窗外的飞机,你会发现它散发出深邃、神秘的魅力,让人想起一个庞大、复杂却又灵活机敏的动物,它充满活力,承载着人类所有的嗟叹和梦想。那种钢铁巨物飞行的姿态,给予人们以想象的力量,藉此消解心中的沉滞和幽闭感。

    黄昏下的机场,庞大、空旷、晦暗。面对这般壮阔而未知的景观,人就好像微不足道的尘埃。如果可以不时离开生活,面对如此这般陌生场景,是可以让那干涸的心灵变得丰盈起来,让我们可以有勇气面对生活中所有的世俗残酷。